奎师那在关怀奉献者中的角色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1.奎师那在关怀奉献者中的角色。
一个照顾奉献者的人,也要受到年长奉献者的指导。
因为经常给予关爱的奉献者,由于经常听到奉献者的问题,所以有时候问题会出现在他自己的身上。
关怀奉献者的人只是奉献者与使徒传系中联系的工具,需要向别的人报告。
在灵性世界仍然有照顾、关怀。
照顾奉献者的人也要接受别人的照顾,这是一个巨大的家庭,我们互相照顾,同时得到奎师那的照顾。
照顾奉献者的人也会带着奉献者的仁慈,当婴儿在腹中成长时,孩子通过脐带与母亲相连并得到滋养。到一个人照顾别人时,他会得到感官上的享受和满足,他就受到了善良属性的迷幻。并不是我们在服务任何人,我们只是在服务奎师那。关怀其他奉献者的人应该因为服务奎师那而感到快乐,我们通过照顾奎师那的奉献者来服务奎师那。
我们时刻牢记我们关怀奉献者是对奎师那的一种服务,我们就可以时刻感到满足。
2.有关rupa goswami 对rasa的教导。当你有rasa或爱的关系,有两个梵文词非常重要:享受的对象,向对象发出感受的个体。
在物质世界中,享受者和享受对象的关系总是在换位。在灵性的rasa中,我们永远是奎师那享受的对象,奎师那是享受的主体。如果我们和其他的奉献者能够一直认识到奎师那是主体,而我们是对象,这样就可以保持非常好的关系。
关怀照顾奉献者的人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唤醒人们心中潜藏的奎师那意识,也许无法解决他们的物质问题。面对他们的物质问题,可以给予一些意见。他们照顾奉献者时不一定要解决问题,而是要教会奉献者们如何面对问题。
“奎师那是一,所有其他生物体都是奎师那的仆人。”作为奉献者的顾问就是为了唤醒别人的奎师那的意识。奎师那是主人,我们都是仆人。奎师那充满了爱心,非常喜欢为他的奉献者做事情。从我们的角度我们不应该企图让奎师那来服务我们,奎师那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3.在这个世界并没有神的知觉和意识,所以在这个社会中,如果人们能够相互帮助,就已经是非常宝贵了,但这还是无神论的知觉。灵性的关怀是通过物质的方式表达,最后的目标是要离开物质的层面。
帮助别人时可以做的,并不困难。巴茹阿特王问题不是在于拯救小鹿,最大的问题是他忘记了灵魂层面的意识——奎师那,由于他忘记了奎师那,所以他不得不再次投生。我们不应该犯同样的错误,当我们照顾奉献者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为了重建他们的奎师那意识,我们始终不该认为“我”在帮助别人,我们都是奎师那的工具,出于奎师那的仁慈,他才给我们一些服务。我们应该一直和指导我们的奉献者之间保持联系。

问答:
1. [7:46:23] lilakamala: 古茹兑顶拜您请问服务神像标准是什么?
[7:46:54] lilakamala: 有冒犯吗?
2. [7:49:13] Suryanandini: 在灵性世界,门徒和灵性导师在一起吗?门徒是服务古茹的莲花足还是服务奎师那的莲花足? 谢谢!
3. [7:50:45] yuga.dharma: Radadasi(405041017) 7:47:30 那是不是不帮助比帮助更好
4. [7:50:23] krishna sakti devi dasi: 对一个一点修行观念都没有的人,她想了解奎师那,我该从何跟她谈,她不会认字。
5禅抓幕克(896320636) 7:49:39 怎样和家人非奉献者相处
6. [8:00:07] 仙仙: 古茹頂拜你,刚才我没有听清楚,照顾奉献者不是在经济上帮助,而是很多,很多有哪些?

博伽梵歌第五章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博伽梵歌》第五章 活动瑜伽——怀着奎师那意识行事
第五章有29个诗节,这章涉及的内容是奎师那已经在前面的章节中谈论过的问题。
这一章是活动瑜伽——怀着奎师那意识行事,也就是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如何以奉爱的精神去活动。这一章以阿尔诸那的问题开始:您先让我停止活动,现在却又让我去活动,我对此非常困惑。这也是这个世界中大部分人所面临的问题,也就是活动如何成为奉爱服务。人们误以为虔诚活动就是奉爱服务。
奉爱服务的活动当然是更好的,因为它是超然的,能够让我们超越于这个物质世界,能够使我们免于业报反应。
BG的第二章奎师那解释了灵魂的本性,以及个体灵魂是如何被束缚在物质世界中的。第三章讲到了人们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生活拥有知识后再也没有什么职责需要去履行了。第四章奎师那告诉阿尔诸那,所有的祭祀来源于知识。现在阿尔诸那很迷惑,我到底是该停止活动,还是该继续活动。我应该做些什么活动。
奎师那在BG5.2说到,停止活动和以奉爱的精神活动都能使人得到解脱。换句话说,只是拥有知识要想获得解脱是不足够的,还必须有奉爱。这就是其他的灵修方法与奎师那知觉的不同之处。
在BG的前六章主要涉及到的是Sankhya yoga数论瑜伽,意味着分析性研究。数论瑜伽意味着去分析一切事物,并试图去理解一切事物是如何发生的。我记得我曾在善提普尔做过一次讲课,一个佛教徒说,“我能理解BG前六章,但是第六章后面内容都是感情用事。”因为奎师那知觉不仅仅是获得知识,事实上它更多的是奉爱。换句话说,一个奉献者必须拥有知识,但是他同时还要培养对奎师那的奉爱。当一个人把他的生命献给奎师那,自动地他会变得弃绝。但是一个弃绝的人并不像物质主义者认为的那样是个穷人。因为奉献者会把一切用于对奎师那的服务,这才是真正的弃绝。奉献者可能是个百万富翁,但是却认为自己是个穷人,因为他会把拥有的一切用来服务奎师那。这是最完美的知识,把一切用来为奎师那服务。这样的一个人既不会憎恨别人也不会喜欢别人,他已经摆脱了物质世界的二元性。即使他现在还在物质世界,可是却已经获得了解脱,这才是真正的解脱。
BG5.4圣帕布帕德在要旨中提到,数论哲学是为了去找到物质存在的根源,找到物质存在的根源意味着了解谁是至尊者。数论哲学被比作寻找树根,而奉爱瑜伽被比作给树根浇水。两者的目的都是维施努,都是完美的。一个人通过分析性研究他也可以达到奉爱瑜伽的层面,因为一旦达到超然的层面,这两种境界都是一样的。这种是技术上的理解,数论瑜伽首先是要培养人弃绝这个物质世界。但是奉爱服务的程序却要去依恋活动,依恋为奎师那活动。有的人看到一个瑜伽师,认为他很弃绝,有的人看到奉献者,却认为他们是非常依附的。 实际上,由于奉献者是为奎师那而活动的,他们和那些不活动的瑜伽师是一样的。只是不活动不一定得到解脱。
有两种类型的萨尼亚西,非人格主义者致力于进行研究数论哲学,外士那瓦也会学习知识,但是学习的是博伽瓦谭哲学。假象宗认识也会学习终极韦达经,它是圣地博伽瓦谭的基础。终极韦达经是针对于灵性生活的非常具有学术性的哲学书籍。假象宗托钵僧用自己的评注——商卡尔阿查尔亚撰写的《沙瑞茹阿卡-巴夏》。奉献者是学习《圣地博伽瓦谭》。两者都是对终极韦达经的评注。外士那瓦托钵僧通过学习《圣地博伽瓦谭》来做奉爱服务,而假象宗托钵僧什么也没有做。一直不断的学习是非常困难的,整个学习过程变得枯燥无味,因此这种程序没有用。而奉献者阅读《圣典博伽瓦谭》,做奉爱服务,会变得非常快乐。因此,修习奉爱瑜伽更加简单易行。奉献者由于把注意力完全集中于奎师那,从而让心意集中于奎师那,控制了感官,所有就不需要采取其他程序或者苦行了。这样的人总是怀着奎师那意识执行奎师那的命令,永远不受活动报应的束缚。
BG5.8-9
满怀神性意识的人,虽然感官仍然在从事活动,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真实地位,他是灵魂不是躯体,灵魂与这些活动无关。
BG5.10这样的一个人不带丝毫依附的在活动,他只是履行职责,将结果献给奎师那,这样他就不再受恶报影响了,总是解脱的。
BG5.11
这种纯洁的活动成为萨德-阿查尔,意味着奉爱服务的活动。这是奎师那知觉的完美阶段。
BG5.12
奎师那意识的奥秘在于,一切都可以用来服务奎师那,这样人就会平静和无畏。
BG5.13
BG5.14
当人们了解到自己不是这个躯体,他就不再受躯体活动的影响。
BG5.15
自我觉悟的人能够明白灵魂和躯体的区别,他能认识到自己不是这个躯体而使灵魂。
至尊主既不会人们的善行负责,也不会他们的恶行负责,因为奎师那不参与到其中,他是全知极乐的,不会被生物体的活动影响。
BG5.16_17
完全托庇奎师那,才会获得完整的知识。托庇于真正完美而具有奎师那意识的灵性导师,才能觉悟一切。只有遇见神的代表,才能了解神,了解自己与神的关系。这样的人是神的代表,但却不声称自己是神。我们尊敬灵性导师,不是因为他是奎师那,而是因为他能给予有关奎师那的知识。了解个体生物与神的区别非常重要。知道生物在灵性生活中保持个体性的人,才具有真正的知识。
BG5.18
神和个体生物的区别在要旨中得到了解释,至尊主以超灵具有每个生物体心中,他能够知觉到每个生物体,而个体生物只在自己的躯体中,所以只能知觉自己。
BG5.19
奉献者达到稳定和平静的状态。他们能在一切事物中看到奎师那,他们已经处于解脱的层面。
BG5.20
自我觉悟的人的特征就是,平等看待一切,一切都与奎师那有关。
BG5.21-22自我觉悟的人不再被感官享乐所吸引,不会做罪恶活动。不再从事物质活动,因为这是痛苦的根源,会让人远离奎师那。
BG5.23-24控制住了欲望和愤怒,内心喜悦,在心中冥想奎师那。这种境界叫做布茹阿玛-布塔。
BG5.25处在这样境界的人,总是为了众生的福祉而工作。只是忙于人类社会的躯体福利帮不了任何人。当人完全意识到自己与奎师那的关系时,他虽然还在物质躯体中,但实际上以及解脱了。
BG5.26这样的人因为总把注意力集中于至尊主而免于各种物质痛苦。
BG5.27这种奉爱服务的程序能让人们摆脱恐惧和愤怒,觉悟到超灵的存在。奉爱服务是所有程序中最简单易行的方式。

问答:
1. [8:06:05] Saibya devi dasi: 请问帕布:灵魂与躯体是分开的,用我们的躯体做奉爱,躯体就灵性化了。是这样理解吗?那么当躯体有疾病时,是交给奎师那照顾,不用理睬它呢;还是应该采取恰当的措施照顾它呢?谢谢帕布仁慈!(F)(bow)

维施瓦巴尔发起桑克伊尔坦运动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今天我们要开始讲述主柴坦亚玛哈帕布逍遥时光的中段部分,叫做Madhya Lila。主柴坦亚的逍遥时光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Adi Lila,Madhya Lila和Antya Lila。 早期逍遥时光Adi Lila是从出生到启迪,中期逍遥时光Madhya Lila从启迪后的发起桑克伊尔坦运动开始,到接受萨尼亚西启迪。晚期逍遥时光Antya Lila是,他作为萨尼亚西四处旅游,最后到了佳干那特普瑞。中期逍遥时光充满了甘露,因为这是主开始传扬唱颂圣名的荣耀,充满着灵性的喜乐。我们非常喜爱这一部分,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是被桑克尔坦运动所拯救。
  主柴坦亚出生时,占星家给他起的名字是维施瓦巴尔——整个宇宙的主。在一段时间我们将会称他为维施瓦巴尔。
  当他从嘎亚回来时,所有的亲戚朋友们都来见他,他用甜美的彬彬有礼的方式和所有人讲话,每个人看到他回来都是那么高兴。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被维施瓦巴尔所吸引。他身上有那么多东西深深地吸引了所有人,所以当他回来时,所有人看到他都非常喜悦。他们就这样看着他的到来,跟着他回到了他的家中。他说,“在你们所有人的祝福下,我能够顺利去到嘎亚圣地,并能够顺利回到家中。”他的态度谦恭有礼,说出来的话语非常文雅,年长者来触碰他的头,祝福他长命百岁。萨琪妈妈看到自己的儿子回来实在是太高兴了。维施努普瑞亚也如此喜悦见到主,当主不在时,她感到如此的孤单。所有的奉献者都很高兴看到他回来了,维施瓦巴尔用谦卑的态度和他们交谈,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变化。所有亲戚回去后,他叫了几个亲密的奉献者来到他的房间,去讲他这次去嘎亚的机密的经历。
  “我去嘎亚圣地的这次朝圣,让我太高兴了,他们都让我记起了奎师那。一进入圣地我就听到了很多吉祥声音。 成百的婆罗门在唱诵韦达赞歌,赞美奎师那,崇拜奎师那的莲花足印。有那么多人在朝拜奎师那的莲花足印,连主希瓦,主布茹阿玛都来崇拜这个莲花足,可我却见到了这个莲花足。”
  维施瓦巴尔在讲这些时,越来越深情,眼睛中流出了泪水,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始呼喊奎师那的名字,身体颤抖,毛发直竖,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他体验到一种超然的灵性的感受。奉献者看到这个,深深被打动,他们从没看到人们对奎师那有这么深的爱的感受。特别是发生在尼迈身上,以前他从来不教奎师那或者奉爱的科学,现在却展示出这么多奉爱的情感。我们是那么的幸运,奎师那让我看到维施瓦巴尔所展示的深深的爱的状态。过了很久,他才恢复常态。“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回家吧,明天我想见到你们,我们去一个更加僻静的地方,告诉你们更多的事情,告诉你们我们心中悲伤的情感,明天一大早我们去suklambara brahmacari家。”大家都谈论维施瓦巴尔的变化。
  萨琪妈妈也无法理解自己孩子所发生的变化,但是她非常高兴,因为他的儿子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大家都离去后,萨琪妈妈看到维施瓦巴尔还在呼喊奎师那的名字,眼中不停地留下眼泪。“奎师那在哪?我所爱的奎师那在哪?他去了哪里?”他表现出了一种爱奎师那和与奎师那分离的情感。
  时机已经到来了,主要揭示他的身份,这对整个世界来说都非常重要。
  奉献者每天都会去Srinivasa家,摘茉莉花来供奉神像,这个树不是很大,但却总是开花。每天早上奉献者都会去那里采花,然后谈论有关奎师那的话题,之后再回家做崇拜。Sriman pandita向平常一样到srinivasa家采花和见其他奉献者,这一次他来时,他感到如此喜悦,别人都问他为什么那么快乐,他说有一个非常好的理由:“昨天我看到了最为美妙的一幕,我亲自看到了尼迈潘迪特变成了奎师那的奉献者,他向我们讲述去嘎亚的经历,他是那么的动情都哭了,他对每个人都是那么谦恭有礼,再也没有之前的骄傲了。他所讲述的在圣地的感受,实在太让人惊奇了,然后他开始呼喊奎师那的名字,眼中流出眼泪,身体旋转,倒在了地上,等他恢复知觉后,还在呼喊奎师那的名字。我肯定他不是普通的人物。他还让我们今天去suklambara brahmacari家里聚会,会向我们揭示他心中悲伤的情感,所以请你们通知其他的奉献者,我们今天要去suklambara brahmacari家里见他。”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都非常快乐,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在祈祷希望尼迈潘迪特成为伟大的外士那瓦。
  嘎达达尔也听到了sriman pandita的话,所以他也偷偷去了suklambara 的家中,他要听尼迈是怎么说奎师那的,嘎达达尔和尼迈从小就是朋友。后来尼迈成为优秀的学者后,经常表现出骄傲的情绪,他们两人就疏远了。
  所有奉献者都来到了suklambara的家中,尼迈非常周到谦恭、温和的接待了他们。突然之间,他开始背诵经典中所描述的有关奉爱服务的荣耀。当时的气氛充满了浓烈的极乐的情感。奉献者看到尼迈与主分离所表现出的情感,深深地被吸引了。嘎达达尔躲在屋子里看到了这一切,他也被这种情感所冲击失去了知觉。然后所有在场的奉献者也都极乐的失去了知觉,一会后主又恢复了知觉,但是他在不断喊着奎师那的名字:“奎师那在哪?奎师那在哪?”时不时表现出极乐的情感。
  慢慢大家平息了情感,但是眼中仍然在流泪水。他问谁躲在屋子里,suklambara说是你至爱的嘎达达尔。两人相见,紧紧拥抱在一起。维施瓦巴尔说:“你真是太幸运了,你如此虔诚,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展示出了对奎师那的爱。但是你看看我,我浪费了一生的时间去学物质的知识。但是现在我看见我爱的奎师那在我心中消失了。”这时他又失去知觉倒在地上。恢复知觉又晕倒,恢复知觉又晕倒,一直这样下去。维施瓦巴尔甚至无法睁开眼睛,因为一睁开眼泪就会涌流出来,最终不断喊着奎师那的名字,他拥抱每一个人,对他们说,请告诉我奎师那在哪里。奉献者被这种情感触动,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整天维施瓦巴尔都和奉献者们在一起展现出强烈的思念奎师那的情感以及与奎师那分离的情感。最后天晚了,尼迈回到了家中,而奉献者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他们太受触动了,并且非常高兴看到维施瓦巴尔的变化。然后,他们把这个神奇的变化告诉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感到无比的惊讶,突然之间维施瓦巴尔把奎师那带给了所有人。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喜悦,唱歌,跳舞。他们太需要他了,他们需要一个领袖带领他们把奎师那带给所有人。
  现在维施瓦巴尔虽然展示出了奉献者深切的情感,但是还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主想让他们明白的就是这样一个奉献者的身份,这就是他来这个物质世界的目的,他将以自己的行为为榜样,为人们揭示奉爱服务的道路,主就是想让人们把他看成奎师那的一个奉献者。
  第二天尼迈去见他的老师刚嘎?达斯。刚嘎?达斯说你的学生们都在等你呢,你走后他们都没有打开书,他们说就算主布茹阿玛亲自来教他们,他们都会拒绝,他们一定要等你来教。所以请你明天继续来教书吧。在他顶拜老师离开后,他的学生也来看他,他们都非常高兴地来看他。第三天他们就去到mukunda家里。主和他们呆了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讲课。第四天,他才开始在mukunda家里讲课。所有学生都非常高兴尼迈潘迪特回来了。
  当尼迈潘迪特在家里时,他总是表现出强烈的分离的情感,呼喊奎师那的名字,萨琪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非常担心,因为她已经失去了丈夫,长子,她怕再失去自己的幼子。所以她不断向主祈祷,希望主能把她的幼子留在家中。萨琪妈妈把他的妻子带动他面前,可是他视而不见,因为他不断在叫着奎师那在哪奎师那在哪,他完全失去了外在的知觉。有时候实在太疯狂,维施努普瑞亚很害怕都跑出去了。维施瓦巴尔彻夜不眠只是不断的呼喊奎师那。
  所有的学生都看到了老师的变化,他不断念诵主的名字,他的学生从没有看过这种状态,他的学生也无法理解。尼迈潘迪特稍稍冷静后,才教学生。但是再也不向从前那样,他总是说唯一的真理是奎师那的名字,奎师那是唯一值得我们崇拜的主。奎师那是至尊的控制者,整个存在都由主维系,为此,所有的半神人都是他的仆人。如果你想教所有其他的东西而不是赞美主,都没有意义,因为所有的经典和韦丹塔哲学都确认,奎师那是终极的目标,所有世俗的学者都被奎师那的外在能量的迷惑,他们完全迷失了方向,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奎师那莲花足的庇护。奎师那是仁慈的海洋,他是所有生物体的生命和灵魂所在。如果一个人就算他熟知所有经典,却没有被奎师那所吸引,他是迷失的人,将被毁灭掉。但是就算是一个最可憎的人,如果他念诵主的圣名,他就再没有罪恶了,等他离开躯体时,他将到奎师那那去,所有的经典都指出了对奎师那的奉爱,任何人如果想解释经典,而不托庇于奎师那的莲花足的话,就无法理解经典的真正含义。他假装作为经典的教育者,但却不知道经典的精华所在。熟知所有的经典但不知道其中的精华,就像驴子驮了重物,却无法运用重物。奎师那是最仁慈的,甚至给了想杀死奎师那的恶魔普坦娜解脱,也给了恶魔阿嘎苏茹阿解脱。如果我们不能爱奎师那,不能服务奎师那的莲花足,我们的整个生命都没有用。我们也许有钱财、有高贵的出生、有好的教育,但如果不服务奎师那,一切都是无用。我亲爱的学生,请听我的教导:只是去崇拜奎师那的莲花足,请直接托庇于主的莲花足。
  现在我将给你们一个测试,我看看你们谁能驳倒我的解释。学生们听到他的解释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从来没有听到尼迈在讲课时会说这些事情,无论他做什么解释,所有都与奎师那知觉联系在一起。
  过了一段时间,尼迈又恢复了知觉,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他想,也许我的学生可能认为我疯了。今天怎么办呢?他就问学生,我今天的讲课怎么样,学生说,什么都听不懂,你一直在讲奎师那,所有的解释都在讲奎师那。维施瓦巴尔说没关系,都忘掉吧,现在我们去恒河沐浴。学生们都很高兴,因为他们都很爱尼迈,却无法理解尼迈身上发生的变化,他们在恒河中沐浴后,都各自回家了。
  回家后,做每天崇拜神像的仪式。萨琪妈妈把他做好的食物和图茜叶拿来,尼迈把食物供奉给了主然后自己荣耀。

奎师那的显现之二

音频: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视频:点击下载

今天学习奎师那快乐的泉源第三章,奎师那的显现第二部分。
  黛瓦克伊接着祈祷说:“主啊!因此我恳求您,把我从康萨的残酷魔爪中解救出来。我知道您随时准备保护您的仆人,所以向您祈求,请您把我从这可怕的环境中救出去。”
  主在《博伽梵歌》中证实了这一点。他对阿尔诸那保证说:“你可以向世人宣布,我的奉献者永不毁灭。”
  就这样,黛瓦克伊为了获得解救而向主祈祷,但与此同时,她还是表达了慈母之心。她说:“我知道,您的这一超然的形象,只有伟大的圣人在冥想时才能看见。但我还是害怕,因为康萨一旦知道您显现,就会来加害您。因此,我请求您现在暂且隐身,以使我们的肉眼无法看到您。”
  换句话说,黛瓦克伊在请求至尊主装扮成普通婴孩的样子。
  黛瓦克伊接着又说:“我唯一怕我表哥康萨的原因,就是替您担心。马杜苏丹,我的主啊!康萨可能还不知道您已经出手了,所以我请求您掩藏起您四只手分别拿着海螺、飞轮、大头棒和莲花的维施努形象。亲爱的主,在宇宙展示毁灭后,您会把整个宇宙都放进您的腹中,但您现在却处于纯粹的仁慈,显现在我的子宫中。您仅仅为了让您的奉献者高兴而模仿普通人类的活动。这真让我惊讶!”
  听了黛瓦克伊的祷告,至尊主回答说:“亲爱的母亲,在斯瓦阳布瓦.玛努年代,我的父亲瓦苏戴瓦是一位帕佳帕提。他当时叫苏塔帕,而你那是是他的妻子普瑞施妮。那时,布茹阿玛想要增加人口的数量,于是请你们繁衍后代。你们为此控制自己的感官,从事严格的苦修。你和你丈夫通过按瑜伽系统中控制呼吸的程序练习,都变得能够忍受狂风、暴雨和灼热的日晒等物质自然定律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同时,你还遵守了所有的宗教原则。这样做,使你们净化了自己的心灵,控制了物质自然定律的影响。苦修期间,你只吃飘落到地上的树叶,然后意志坚定地克制住性欲;你们崇拜我,期望从我这里获得神奇的祝福。按照半神人的时间计算,你们两人苦修了一万二千年之久。在那段时间里,你们一直全神贯注地想我。当你们做奉爱服务时,当你们总在心中想着我时,我对你们很满意。因此,圣洁的母亲啊!你的心永远是纯洁的。那时,为了满足你们的愿望,我也曾以现在这个形象显现在你们面前问你们,你们的心愿是什么。那时,你们说你们希望我做你们的儿子。你们虽然见到了我,但却没有要求我把你们从物质束缚中解放出来,而是在我的能量影响下,要求我能当你们的儿子。”
  换句话说,主为了在物质世界里显现,特意挑选了苏塔帕和普瑞施妮当他的父母。至尊主每当以人的身份降临时,都必须有父母。因此,他选择苏塔帕和普瑞施妮一直当他的父母。正因为如此,苏塔帕和普瑞施妮无法要求至尊主给他们解脱。
  与怀着爱心为至尊主做超然的爱心服务相比,解脱就不是很重要的了。至尊主可以让普瑞施妮和苏塔帕立刻获得解脱,但他更愿意把他们留在物质世界里,以便他以不同的身份在世上显现时,他们能当他的父母。
  普瑞施妮和苏塔帕获得至尊主的祝福——成为他在人间的父母后,便停止苦修过起夫妻生活,以便生下他们的儿子——至尊人格首神本人。
  不久,普瑞施妮怀孕并生下了一个孩子。至尊主继续对黛瓦克伊和瓦苏戴瓦说:“当时,我的名字是普瑞施妮嘎尔巴。在下一个年代里,你们诞生为阿迪缇和喀夏帕,而我成为你们的儿子乌彭铎。那时我显现的形象就像一个侏儒,所以我的另一个名字是瓦玛纳戴瓦。我给你们的祝福是:我将三次当你们的儿子。我第一次当你们的儿子时名叫普瑞施妮嘎尔巴,而你们的名字是普瑞施妮和苏塔帕;第二次当你们的儿子时叫乌彭铎,而你们叫阿迪缇和喀夏帕。现在,我第三次当你们的儿子,名叫奎师那,而你们叫黛瓦克伊和瓦苏戴瓦。我以维施努的形象显现,是为了让你们相信,我——同一个至尊人格首神,再一次当了你们的儿子。我可以以一个普通孩子的形象显现,但那样,你们就不会相信,在你腹中的我就是至尊人格首神。亲爱的父母亲,你们曾多次把我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养育,对我情深似海、关爱备至。对此,我感到非常满意。我感激你们,并向你们保证:由于你们圆满地完成了你们的使命,这次你们将回归家园,回归首神。我知道你们十分关心我的安全,非常害怕康萨。为此,我请你们立刻带我去哥库拉,把我和雅首达刚生下的女孩调换一下。”
  至尊主对他父母说完这番话,就在他们面前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婴儿的样子,不再说话了。瓦苏戴瓦按至尊人格首神的指示,准备把他带出产房。就在此时,南达的妻子雅首达生下了一个女婴。这个女婴就是尤嘎玛亚——至尊主的内在能量。在主的内在能量尤嘎玛亚的影响下,住在康萨宫殿里的人,特别是门卫,全都睡熟了。尽管门卫用铁链把门都锁上了。但所有的们此刻都开着。外面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可当瓦苏戴瓦把奎师那抱出门时,外面的一切就像在阳光下一样清晰可见。
  《柴坦亚.查瑞塔姆瑞塔》中说:奎师那就像阳光,哪里有奎师那,哪里就没有被比作黑暗的虚幻能量。
  当瓦苏戴瓦带着奎师那向外走时,黑夜的黑暗消失了,监狱中的每一道门都自动敞开着。同时,天空传来隆隆的雷声,大雨倾盆而下。当瓦苏戴瓦带着奎师那在雨中行进时,主蛇沙以蛇的形象显现。他展开自己的头篷,为瓦苏戴瓦遮挡滂沱大雨。
  瓦苏戴瓦来到雅沐娜河岸边,河水咆哮、翻腾,波涛汹涌。但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河水还是给瓦苏戴瓦让出了一条渡河的通道,正如当年主茹阿玛要架桥过海时,巨大的印度洋让路给他一样。就这样,瓦苏戴瓦安然地渡过雅沐娜河到了对岸。他继续朝住在哥库拉的南达.玛哈茹阿佳家走。一路上,他看到牧牛郎们都在熟睡。他利用这个机会,悄悄地进入雅首达的房间,把自己的儿子与雅首达刚生下的女儿掉了个包。做完这一切,瓦苏戴瓦就返回康萨的监狱,悄悄地把女婴放在黛瓦克伊的腿上,自己重新带上手铐、脚镣,以使康萨觉察不出所发生的一切。
  雅首达妈妈知道自己生下了孩子,但因为生产的劳累,她很快就睡熟了;等醒来时,她已想不起自己生下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了。
  对第二章和第三章的解释:
  1.康萨前世叫做Kalanemi,他有六个儿子,分别是:Hamsa, Suvikrama, Kratha, Damana, Ripurmardana 和Krodhahanta。
  他们被命名为六子sad-garbhas或者是 six garbhas。
  六个儿子都非常强有力,精通神秘力量,他们没有和他们的祖父黑冉亚卡西普(Hiranyakasipu)联谊,他们做了极大的苦行去满足主布茹阿玛,布茹阿玛答应给他们任何他们想要的赐福。给他们的祝福是,他们不会被任何半神人、?maha-roga、食人魔Yaksa、Gandharva-pati、 Siddha、Carana 或者是人类杀死。通过他们完美的忏悔苦行,也不会有圣人能够杀死他们。当黑冉亚卡西普知道这个事之后,他对他的孙子非常愤怒,他说你们不和我联谊,却崇拜布茹阿玛得到他的祝福,因此我不在对你们有任何怜爱,尽管你们摆脱了半神人的杀戮,但是我要诅咒你们投生为黛瓦克伊和瓦苏戴瓦的儿子,被你们的父亲康萨所杀。
  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在博伽瓦谭地十篇中也提出了非常有趣的评注。Marici可以被看做心意的化身,Marici的六个儿子代表六种感官的对象:声音,触碰,形象,滋味,气味,思想。黛瓦克伊既然能让奎师那从他的子宫出生,她是奉爱的化身,康萨是恐惧的化身。恐惧可以把我们六种感官对象移除掉,所以康萨杀掉了黛瓦克伊子宫中出生的六个儿子。奎师那普瑞玛由对主的非常认真和专注的服务所代表,只有当感官的对象被清除后,他才会出现在黛瓦克伊的子宫中。阿南塔代表对主服务的化身,他以黛瓦克伊第七个儿子的身份显现,当奎师那显现时象征着普瑞玛巴克提显现。
  2.对于一些人来说,奎师那的诞生是非常神秘的。许多玛图茹啊的居民认为奎师那出生在玛图茹阿,哥库拉的居民认为奎师那出生在哥库拉。在博伽瓦谭中的描述是,奎师那在玛图茹阿康萨的监狱中出生的,然后由瓦苏戴瓦把奎师那带到了哥库拉,将奎师那与雅首达的女儿瑜伽玛亚交换,这该如何理解呢?
  圣典博伽瓦谭第十篇第五章里面描述,当奎师那以南达玛哈茹阿佳儿子的身份诞生时,他举行了各种各样的庆典,安排一个仪式为新生儿庆祝。这个韦达仪式必须在孩子的脐带被剪下后才能进行的,如果奎师那是由瓦苏戴瓦带到南达家中的,那么他又是怎么在这个仪式中割掉脐带的?根据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和其他圣人的评注,奎师那出生在尤嘎玛亚之前,在布茹阿佳之地出生。所以,圣帕布帕德评注,当主维施努奎师那在玛图茹阿出生的同时也在布茹阿佳雅首达家中同时出生,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说,在马图茹阿出生的瓦苏戴瓦的儿子和在布茹阿佳出生的南达的儿子以及尤嘎玛亚是同时出生的。当主以瓦苏戴瓦儿子的身份显现时以维施努的形象显现,因为瓦苏戴瓦和黛瓦克伊对奎师那还有敬畏之心,而雅首达以不知道奎师那是神的情况下去爱奎师那的。这就是作为雅首达的儿子和作为黛瓦克伊儿子的奎师那的不同。瓦苏戴瓦奎师那以四只手臂的维施努形象显现,在布茹阿佳出生的奎师那以原初的两臂形象显现。当瓦苏戴瓦和黛瓦克伊请求奎师那显现他原初的两臂形象时,在布茹阿佳出生的原初的奎师那形象注入到了瓦苏戴瓦奎师那的身体内,融合为一。当康萨企图杀掉尤嘎玛亚时,她展现了杜尔嘎女神的形象,她对康萨说至尊人格首神已经在某个地方出生了。牧牛姑娘的歌中也证明了奎师那出生于布茹阿佳之地。舒卡戴瓦·哥斯瓦米为了取悦帕瑞克西特·玛哈茹阿佳,他向帕瑞克西特·玛哈茹阿佳隐瞒奎师那实际上是出生于布茹阿佳之地雅首达母亲的子宫中。但是当舒卡戴瓦·哥斯瓦米以牧牛姑娘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他忘记了这一切,他情不自禁地唱到,“噢!奎师那,您所出生的布茹阿佳之是如此神圣,因此幸运女神总是居住在那个地方,完全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们才保留着自己的生命,我们已经在所有地方找过你了,所以请你在我们面前展现吧!”所以,这就是事实。有关出生的神秘面纱揭开了。主布茹阿玛也肯定了所有圣人所说的话。在他向主奎师那的祷告中,他赞美奎师那是牧牛人国王的儿子。主柴坦亚玛哈帕布在《八训规》的第五节诗中也说,主奎师那是南达之子,nanda-tanuja。舒卡戴瓦·哥斯瓦米在圣典博伽瓦谭第10篇的最后一章说,人们把奎师那看做是黛瓦克伊的儿子。在《奎师那》这本书中,圣帕布帕德说,奉献者们都知道奎师那是南达和雅首达的儿子,虽然奎师那看起来好像是出生在黛瓦克伊的子宫中,实际上他立刻来到了雅首达母亲的怀里。他童年的逍遥时候让南达和雅首达充满了喜悦。这个事实也在瓦苏戴瓦和南达雅首达在库茹之野见面时由瓦苏戴瓦亲自揭示出来,他说奎师那和巴拉茹阿玛是南达和雅首达的儿子。因此,看起来奎师那好像是瓦苏戴瓦的儿子,实际上是南达和雅首达的儿子,或者说奎师那是至尊的无所不在的超灵,他并没有父亲和母亲。无论如何,我们不该认为奎师那的出生与普通孩子的出生相同,他总是超然及超越一切,他总是以自己的内在能量展示自己。
  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崇拜在温达文的奎师那。

圣典博伽瓦谭第一篇第八章30诗节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圣典博伽瓦谭第一篇,第八章 30节
譯文 宇宙之魂啊!這當然令人困惑:您雖然不活動,但却在工作;您雖然是生命力,不經出生就存在,但却誕生在這世上。您本人親自降臨在動物、人類、聖哲和水生物中。這一切實在令人困惑。

要旨 至尊主超然的娛樂活動不僅令人困惑,而且看起來還自相矛盾。換句話說,對人類有限的思维能力而言,他的活動都是不可思议的,儘管至尊主是无所不在,遍布各處的超灵,但他却以雄豬等動物形象,茹阿瑪和奎師那等人類形象,納茹阿亞納等聖人(rsi)形象,以及魚等水生物形象顯現。可是,經典又說他不經出生就存在,他不需要做任何事。韋達讚歌(sruti mantra)中說,至尊梵不需要做任何事;沒有誰与他平等或比他偉大;他拥有多种能量,憑他那些自動展現的知識、力量和活動,一切就都被办妥了。所有這些聲明都清楚地证明:对我們有限的思維能力來說,至尊主的活動、形象和行為都是不可思議的;由於他不可思議地有力,一切对他來說都是有可能的。因此.沒有誰能準確地估計他,他的一舉一動都讓普通人感到困惑。人們無法通過韋達知識瞭解他,但却可以透过他纯粹的奉献者轻易就了解他,因为他们与他关系密切。奉献者明白;儘管他在動物中顯現,但他既不是動物、不属於人類、聖人,也不是一条魚;他在所有的情況下都永遠是至高無上的至尊主。

SB1.8.30
奎师那本人的活动对普通人来说非常令人迷惑,甚至对奉献者来说也是非常迷惑的,但是奉献者知道奎师那是至尊的人格,不是普通的凡人。我们不应该用物质的智慧去理解他的行为,他是一个特殊的人物,他是visva-atman——是整个宇宙的灵魂。灵魂是每个生物的生命力,奎师那是整个宇宙的生命力,他给所有的生物带来生命力。
奎师那不经历出生,他是维护且创造一切的那个人。奎师那以瓦苏戴瓦和黛瓦克伊的儿子显现,好像是经历了出生,实际上他是显现,不是物质能量促使出生的,奎师那超越且控制了物质能量。他出生只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按照自己的意愿显现在这个物质世界。奉献者可以接受这一点,非奉献者对奎师那出生这一点感到迷惑。非奉献者不愿意相信奎师那是神,所以奎师那给他们带来更多的迷惑,让他们认为奎师那不可能是神。所以奎师那来到物质世界的逍遥时光既取悦了他的奉献者,又满足了非奉献者的愿望。奎师那是如此仁慈,竟然愿意显现为他的奉献者的儿子等等。这些显现日也成为我们庆祝的节日。
奎师那连出生都令人迷惑,其他活动就更令人迷惑了。他没有责任在这个物质世界做任何活动,他并不需要得到什么而去活动。他是圆满自足的,他完全在自我中得到完全的满足,他并不需要任何其他的东西。他不寻求完美,因为他本身就是最高的完美了。
那么他为什么要活动呢?普通生物往往为了获得快乐而活动,而奎师那本性是全然喜乐的,他不需要活动来获得快乐。奎师那是出于喜悦来活动。他知道他的奉献者希望参与享受他的活动,因此他为了满足他的奉献者来到物质世界。因此,他是因为快乐而从事种种活动,他的活动是喜乐的表达,他来到物质世界最主要的原因是满足他的奉献者,同时还做了其他事情,比如说重建宗教原则,消灭恶魔,等等。甚至保护奉献者都不是他来到物质世界的主要原因,他来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看到他的奉献者因为与他分离而感到的痛苦,因此他让奉献者参与到他的逍遥时光中来。那些参与到奎师那逍遥时光的人和看到的人是那么喜悦。有机会只是聆听到这些逍遥时光的人,他们也感到非常喜乐。因为奎师那是个如此特殊的人物,即便只是聆听他的活动都感到非常喜乐。如果一个奉献者能够聆听到奎师那的显现,逍遥时光,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后就不需要再次投生了。
一些宗教人士也承认神的存在,认为神是最伟大的人物。但是他们对神的了解,仅限与此。他们并不了解神是如何伟大的。他们通过壮观的物质展示,来感受神的存在。但是,奉献者能够理解,奎师那既能以最大的形象显现,也可以以最小的形象显现。奎师那可以是大中最大的,小中最小的。奎师那以不同的形象出现,最终是为了帮助人们理解他的人格的形象。这就是奎师那想要我们总是记住他的主要原因。
这个物质世界有那么多让我们不能理解的事情,有那么多人想要获得神秘力量。这些所谓的神秘力量是非常渺小的。神秘力量非常吸引人,但是奎师那是所有瑜伽力量的主人和源头。奎师那创造宇宙时,力量是如何巨大。玛哈维施努甚至只是在原因之洋没有动,在休息的状态中就创造了整个宇宙,这才是真正的神秘力量。
奎师那来到这个物质世界令每个人能够接近他,但是他在卡利年代更加仁慈,因为他在圣名中显现,仅仅聆听圣名就可以接近奎师那,这是非常奇妙的事情,一般人无法理解。奉献者能够理解,奎师那的名字与奎师那本人没有区别,奎师那以圣名的形象出现在物质世界的卡利年代中,而且他一直留在这里,让卡利年代的人更够得到他的圣名,所以只要有信心,向他祈祷,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奎师那是充满喜乐的,当我们和他联谊交往时,也会变得非常喜乐。但是面对与奎师那联谊交往的机会,我们却没有抓住,这就是我们现在处在的状态。
奉献者非常认真念诵圣名,因为他们想和奎师那联谊,也想和奎师那一样充满喜乐。所以我们非常幸运,我们有那么伟大的机会能够和奎师那联谊,但是如果我们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就会变成最最不幸的人,比那些不知道奎师那的人还要更不幸。因为虽然我们知道了那么多,却没有好好利用我们所知道的,所以我们应该好好努力,努力抓住奎师那在卡利年代给我们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变得喜乐。唱颂便快乐。
问答:
1. [8:05:04] jennyqq73:阿叔请接受我虔诚的顶拜,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在5000年以前奎师那亲自在这个世上,5百年以前主祡坦尼亚显现在这个世上。现在奎师那居住在我们的心中,可是他本人现在在那里呢?非常谢谢 大大dasi

2.[8:19:14] Dina Dayadri: 请问敬爱的阿叔,我们心中的色欲经常会欺骗蒙蔽了我们,我们却把它当成是真爱,请问如何在色欲最初展示的那一念头时就警觉并有效地转化它呢?爱和色欲的差别有哪些呢?如何有智慧真正辨别出两者呢?谢谢您! (h)(h)(h)

八训规诗节3上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今天讲述八训规第三诗节,第一部分

《八训规》第三诗节
这段祷文在《永恒的柴坦亚经》中提到了三四次。
这一诗节描述稳定的唱诵的状态。
以这种方式来念诵玛哈曼陀罗是非常崇高的,虽然他们的地位崇高,却不认为自己地位崇高,他就好像地上的一颗小草,像一颗大树,以两种方式容忍一切。他们向所有人致敬,因为他们可以在每个人身上看到奎师那。如果一个人以这种心态来唱诵,他肯定可以唤起对奎师那莲花足的爱。
Kirtaniyah sada harih一直在唱颂主哈瑞的名字。
现在这个社会是与这节诗描述的相反的,但是只要我们不断念诵就会慢慢培养出这些品质。主柴坦亚说这是通向奎师那普瑞玛唯一的方法。因此这对我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示,非常崇高。
有一天,茹阿古纳塔•达斯问主柴坦亚,想要得到主柴坦亚的训示,他问,我想要知道生命的目标以及如何达到这个目标。主柴坦亚说,我已经把你交给斯瓦茹帕•达摩达尔来教导,我之所以让斯瓦茹帕•达摩达尔来教导你,是因为他知道的比我还多。但是由于主柴坦亚的爱,他就同意来回答茹阿古纳塔•达斯的问题。
这就是主柴坦亚回答茹阿古纳塔•达斯所说的话。不要说无关的话,不要吃美味的食物,不要穿华丽的衣服,不要期望别人的尊敬,但是应该去荣耀尊敬所有的人,并且要恒常不断唱颂主的圣名,在心里面去服务布茹阿佳的茹阿达和奎师那。主柴坦亚说,这是我要给你的简短的训示,你可以从斯瓦茹帕•达摩达尔那了解更多的细节。
从这些逍遥时光中我们可以看到引向普瑞玛的道路就是要能带着这种心态去唱颂。这是一个非常基本的训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高深的训示。
谦卑、容忍、坚定,持续不断地唱颂圣名是一个非常高的地位。这是所有奉献者的短期目标,长期目标是获得奎师那普瑞玛。当一个奉献着具有了坚定的信心后,就能稳定地唱颂,这种信心超越于思想,来自于直接的体验。
当一个人能够稳定地念诵,他就能体会到自己不是这个躯体不是这个心意,当我们明白我们真正的身份后,自然能够培养谦卑、容忍、坚定的品质。
主柴坦亚通过举小草和树的例子,说明了真正的谦卑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向大自然学习。
初习奉献者是如何过渡到高级奉献者的,在《圣典博伽瓦谭》中有描述。SB1.2解释了我们如何达到奉爱服务的稳定阶段。
Sb1.2.16经过再生的圣人们啊!为纯洁无暇的奉献者服务,是在做非凡的服务,靠做这种服务,人培养起对聆听华苏戴瓦信息的爱好。
这就是信心,有了信心后我们就开始做奉爱服务了。
Sb1.2.17作为众生心中的超灵、诚实奉献者的恩人,人格首神圣奎师那会把渴望聆听他信息的奉献者心中的感官享乐欲望清除掉。正确地聆听和歌唱他的信息是虔诚活动。
Sb1.2.18经常参加《博伽瓦谭》的课,并为纯粹奉献者做服务,就能清楚心中几乎所有的物质污染;为超然赞歌颂扬的人格首神做爱心服务,就会像无法改变的事实一样被确定下来。
尽管这个时候只是清楚了几乎所有的物质污染,并不是清除了所有的物质污染,但是此时已经处于稳定的奉爱服务中了。
Sb1.2.19心中一旦坚定不移地决定做爱心服务,贪婪、渴望和向往等物质自然激情属性及愚昧属性的产物,就会从心中消失。奉献者于是便稳定地处在善良属性的层面上,变得十分快乐。
这还是在描述稳定的奉爱服务阶段,稳定的特征就是快乐。如果我们受激情和愚昧属性影响的话,我们有时候高兴有时候悲伤,当一个奉献者处于稳定的奉爱服务阶段,即便还没有清除心中所有的物质污染,但仍然会很快乐。他不再受到躯体和心意的影响。
BG2.7只有像海洋容纳百川之水却依然波平浪静那样,不受无尽的欲望之流干扰,才能心平气和。拼命满足这些欲望的人,永远不会有平静。
处在稳定阶段的奉献者心中可能还有物质欲望,但是一个人在不断的服务奉献者,唱颂圣名的话,他最终就能达到稳定阶段,能够意识到自己不是躯体和心意,自己是观察者,是纯粹的觉知者,是永恒存在的。因此就能够稳定的唱颂和服务。

问答:
1.fz老头(277050054) 07:31:59
卑微的顶拜帕布!请问灵性的哭泣和物质的哭泣有什么区别,谢谢

2. madupurui deve dasi 上午8:20
请问您 ; 奎师那让我们借由圣名轻易地接近奎师那。可我 的感觉离奎师那还是很远。我怎么做才能感觉和奎师那很近?

3. Dina Dayadri 上午8:49
敬爱的玛哈茹阿佳,谢谢您耐心的解答。我还有一个问题哦,您刚才说到我们要做到忘掉过去,不去想未来,只是专注于现在。但是现在我做到这点还很难。我现在总对以前因无知疏忽犯下的过错非常后悔,每每想起来就很心痛难受,有时也会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请问如何克服这种消极的情绪?靠专注地念诵圣名就可以完全清除吗?
4. 主奎师那说,我的奉献者永不毁灭;在另一处,奎师那又说,崇拜我,唱颂我的圣名,但是去冒犯奉献者,必遭毁灭!应该怎么理解?谢谢! (bow)

5. pancatattvadasa 上午8:11
达到稳定阶段很不容易,如何采取具体方法达到这一阶段?

6. 亲爱的古茹,奉献者们请接受我卑微的顶拜,请问物质世界中的人处于奎师那的哪种能量内?纯粹的奉献者们又处于哪种能量内,能否详细的解释一下,处于这些能量内的感受吗?

博伽梵歌精读-序言(下)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高迪亚讲博伽梵歌之三,序言下半部分。因高迪亚帕布是带着奉献者在圣地朝圣时讲的,所以背景声音比较嘈杂,不过大家也能领略一番圣地的风情。

GBC有关乌玛帕提帕布的声明及讲话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以下是益世康GBC的正式公文:
AGM 2011

Dear Devotees of ISKCON,
亲爱的益世康奉献者们:

Please accept our humble obeisances. All glories to Srila Prabhupada.
请接受我们谦卑地顶拜。所有荣耀归于圣帕布帕德。

Srila Prabhupada instructed that the GBC, Governing Body Commission, be the ultimate managing authority for ISKCON. They are responsible to see that Srila Prabhupada’s teachings are properly represented and that the standards expected of sannyasis, initiating gurus and other spiritual leaders are upheld.

圣帕布帕德训示,GBC,管理职能委员会是益世康的最高权威。他们有责任确保圣帕布帕德的教导以正确的方式呈现,也要确保益世康能维持托钵僧、启迪古茹和其他灵性领导的标准。

For many years Umapati Prabhu has taught bhakti-yoga in China, also known as Khasadesh. Some years ago, when he was a sannyasi and diksa guru in ISKCON, allegations of sexual misconduct by Umapati Prabhu came to the GBC’s attention. After extensive investigations over a number of years involving Umapti Prabhu and numerous alleged victims, the GBC concluded the accusations to be true.
乌玛帕提·帕布曾多年在中国(又名卡萨兑什)传授巴克提·瑜伽,身为益世康的托钵僧和启迪古茹。几年前,有关对乌玛帕提·帕布乱性行为的指控引起了GBC的注意。经过针对乌玛帕提·帕布和数名受害者持续几年的广泛调查,GBC确认指控属实。

The GBC holds those who represent Srila Prabhupada as sannyasis and diksa gurus to the highest standards of moral and ethical behavior. As Srila Prabhupada often cited:
“One who cannot deliver his dependents from the path of repeated birth and death should never become a spiritual master, a father, a husband, a mother or a worshipable demigod.” (SB 5.5.18).

GBC认为,那些代表圣帕布帕德来行使托钵僧和启迪古茹的奉献者,必须保持着道德和行为举止的最高标准。正如圣帕布帕德常常引述的一个诗节所说:“一个无法令那些依靠他的人摆脱生死轮回的人永远不该成为灵性导师、父亲、丈夫、母亲,也不是一个值得崇拜的半神人。”(《圣典博伽瓦谭》5.5.18)

In this context the GBC released an official statement to the devotees within the Khasadesh yatra of its findings and decisions during the annual GBC meetings in Mayapur in 2010. In summary the GBC decided Umapati Prabhu should no longer remain a sannyasi, should only visit China with the permission of the GBC Body and upheld its previous decision that he is no longer permitted to initiate ISKCON devotees into Krishna consciousness.

在此情况下,GBC在2010年的玛亚普年度会议中,向奉献者们发出了一份正式的声明,向奉献者告知了此事的原委及对此事的决定。简述其内容为:乌玛帕提·帕布不可再保留托钵僧的名位;未经GBC同意,不得再进中国;之前禁止他启迪益世康奉献者的决定继续有效。

Umapati Prabhu continues to deny the charges and does not accept the findings of the investigations. After three years of deliberation, Umapati Prabhu has decided to resume his role as a sannyasi and initiating guru against the direction of the GBC Body. Umapati Prabhu acknowledges that by doing so he will not be accepted by the GBC as a member, sannyasi or initiating guru of ISKCON.

乌玛帕提·帕布一直否定对他的指控,也不接受调查的结果。经过三年的思考,乌玛帕提·帕布决定反对GBC委员会决议,要自己恢复他托钵僧和启迪古茹的角色。乌玛帕提·帕布清楚,这样做,GBC将不再把他当做是益世康的成员、托钵僧或启迪古茹。

ISKCON will not recognize initiations given by Umapati Prabhu after February 2010.

益世康也不接受2010年二月后被乌玛帕提·帕布启迪的门徒。

Devotees initiated prior to this date are accepted as duly initiated members of ISKCON. Devotees who have only received 1st initiation will be required, when and if they are ready, to accept 2nd initiation from a bona-fide guru within ISKCON.

2010年前接受启迪的门徒还是属于益世康的启迪奉献者。那些只接受了第一次启迪的,当他们准备好后,应该从益世康内选择一位纯粹的古茹那里接受第二次启迪。

ISKCON welcomes Umapati Prabhu’s followers to remain serving and residing within ISKCON under the guidance of ISKCON’s leadership and other senior devotees. As Umapati Prabhu no longer represents ISKCON as a member or as initiating guru, the devotees of ISKCON should not promote Umapati Prabhu as representing ISKCON and nor are they to encourage persons new to Krishna consciousness to accept him as their initiating guru. They should direct such persons to accept the bona-fide gurus serving within ISKCON and uphold the authority of ISKCON’s leadership and its decisions.

那些乌玛帕提·帕布的追随者们,凡接受益世康领导及其他益世康内年长奉献者指导的,欢迎他们继续留在益世康内服务和居住在益世康内。鉴于乌玛帕提·帕布不再是益世康的成员和启迪古茹,益世康内的成员不可再宣传乌玛帕提·帕布为益世康代表,也不可以鼓励新加入奎师那知觉的人接受他为启迪古茹。他们应该指导这些人接受那些服务益世康的纯粹古茹,并应该遵从益世康的领导权威和决定。

Those who are not willing to follow these decisions should not attend ISKCON programs.
那些不愿意服从这个决定的奉献者,不该参加益世康的活动。

The followers of Umapati Prabhu who reside outside of Khasadesh who behave respectfully toward ISKCON and the GBC are welcome to fully participate in any ISKCON center. Umapati Prabhu himself may visit ISKCON centers, but only with the prior permission of both Temple President and GBC representative. He will not be allowed to reside in ISKCON temples, nor to teach, or lead kirtan at an ISKCON Temple or an ISKCON-sponsored event.

在乌玛帕提·帕布的追随者中,那些居住在卡萨兑什以外的奉献者,若能尊敬益世康和GBC,我们欢迎他们参加所有益世康中心的活动。乌玛帕提·帕布本人可以拜访益世康中心,但必须首先经得庙长和GBC代表的同意。他不可以住在益世康的神庙,也不可在益世康的神庙或由益世康发起的活动中授课和领唱克伊尔坦。

This situation is regrettable but the GBC Body is duty bound to uphold the standards expected of those serving as gurus and sannyasis or any other leader. If Umapati Prabhu had taken responsibility for his mistakes and cooperated with the GBC’s recommendations for his rectification he could still be welcome to participate in ISKCON. However, the consequence of his decision left only one alternative, namely Umapati Prabhu being required to step outside of ISKCON.

这样的结果很令人遗憾,但GBC有责任维护益世康内古茹、托钵僧或领导者的标准。如果乌玛帕提·帕布能承认自己的错误,并配合GBC为纠正他的错误所做的安排,他本来还可以继续留在益世康内。但是,他做出的决定令我们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只能令他离开益世康。

At this time, and into the future, we encourage the devotees of the Khasadesh yatra to take shelter of the ISKCON society, its devotees and Srila Prabhupada. We are certain that by their mercy and guidance all spiritual perfection will be achieved. Our prayers and best wishes are with all the devotees of the Khasadesh yatra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从现在开始,以至将来,我们鼓励奉献者们托庇于益世康协会、益世康的奉献者和圣帕布帕德。我们肯定,依靠他们的仁慈和指导,我们定能获得所有的灵性完美。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我们的祈祷和最美好的祝愿始终与卡萨兑什亚陀(中国奉献者)同在。

Your humble servants in the service of Srila Prabhupada,
服务于圣帕布帕德的您卑微的仆人

The ISKCON Governing Body Commission
益世康管理职能委员会(GBC)

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

附2007年底阿叔就此事件讲的ISKCON历史及有关古茹堕落的讲课,供大家参考学习:
第一课 第二课 第三课 第四课

尼迈的嘎亚之行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尼迈嘎亚之行:
在与维施努普瑞亚结婚之前,尼迈的举止就像一个学者和教师,那时社会的状态非常堕落,即使在那瓦兑帕也有很多无神论者,那里有很多哲学家,但他们讨论的大部分是无神论或非人格主义者的哲学,尼迈觉得这是开始他的使命的时候了,是揭示其身份的时候了。
主开始准备揭示自己至尊的身份,展示他超然逍遥时光的时机到了,不过在此之前他决定先去嘎亚。嘎亚是一个圣地。他去那里为自己逝去的父亲做一个祖先的祭祀。当一个人开始做奉爱服务,他就再也不亏欠祖先,半神人,国家社会等等。但是,奉献者仍然可以给祖先做祭祀,我们看到尼迈去嘎亚为他的祖先做祭祀,这就是他去嘎亚的一个外在原因,其实还有一个内在原因。
尼迈潘迪特带着他的几个学生前往嘎亚朝圣,他们去嘎亚之前还拜访了一些圣地,主非常恭敬的向这些圣地做了顶拜和祈祷,在旅途中,尼迈生病了,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这样他的一些学生和随从很焦虑,给他试了各种各样的药,但是主还是一直发烧,当主看到他们都那么担心时,他就建议他们去找一种药。他说真正的药是,给纯粹婆罗门沐浴莲花足的水。主喝了婆罗门的洗脚水后,他的烧就退了。他给学生的教导是,婆罗门所具有的非常卓越的地位。一个纯粹的婆罗门是一个外士那瓦,如果我们能够饮用沐浴过主的莲花足或他的纯粹奉献者的莲花足的水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珍贵的。
接着他们一直往前走去了嘎亚,主开始顶拜,去了一个神圣的湖Brahma Kunda,在那里沐浴,接着就按照经典中推荐的方式做了给祖先的崇拜仪式。接着主就去了Cakartier,那里有维施努的足印。崇拜维施努的莲花足,立刻展示出了各种极乐的征兆。为了整个人类的福祉,尼迈准备开始展示他的纯粹奉爱之路。这是他第一次展示极乐的征兆。
接着,尼迈见到了Srila Isvara Puri,两人都非常喜悦。当尼迈见到Isvara Puri时,立即深深地向他顶拜,Isvara Puri看到尼迈也是非常惊喜,他带着深深的爱意拥抱他。他们曾经在那瓦兑帕就相见并认识,那时,有一个月的时间,两人都互相吸引。很快他们就发展出一种非常至爱的关系。
现在是第二次见面,相互之间已经有了非常真挚的情感。尼迈有一个愿望,同时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他来到嘎亚的主要原因。
尼迈潘迪特说:“为了先人灵魂的解脱而在圣地做的祭祀只对特定的灵魂有效,但是由于您这样的圣人的临在,您可以拯救那么多的灵魂,最好的朝圣地是您的莲花足,您的莲花足甚至可以净化圣地。请求您从物质存在中拯救我,我要将我的心、灵魂和身体都向您皈依,我要得到你的祝福,才能获得奎师那莲花足的仁慈。”
Isvara Puri 说,“你在说什么啊?我知道你是至尊主,这个世界中没有人能够像你有那么多的知识和超然的品质,仅仅是和你在一起,我感到了如此大的极乐。自从第一次相聚,我的心中时时刻刻想着你,没有一刻可以忘记。当我和你在一起我感受到了和奎师那在一起的极乐的征兆,超然的喜乐。”
尼迈非常满意Isvara Puri的深切真挚的话语。他说“实际上,能和你相见,是我最大的荣耀。”他们就这样好几个月一起讨论机密的有关奎师那的知识。
过了一段时间,尼迈就想离开Isvara Puri,他去为父亲做了Sraddha祭祀,做完各项仪式后,给祭师送了礼物,也给做祭祀的婆罗门送了礼物。接着在嘎亚中代表不同化身和能量每个地方做了崇拜祖先的祭祀,这些地方包括,Rama gaya,Yudhistar Gaya,Bhima gaya,Sva gaya 和 Brahma Gaya等等。
朝拜完这些圣地后,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沐浴后开始做饭。当尼迈去这些地方做祭祀时,一直戒食,这是第一次吃饭。做完食物后,Isvara Puri到了他家。Isvara Puri来时在唱颂圣名,像喝醉了一样,尼迈立刻出来欢迎他,让他舒适地坐下来,向他顶拜。尼迈把做得食物都奉献给了Isvara Puri,自己回到厨房再做了一餐。实际上,这时,幸运女神已经做好了。用过餐之后,尼迈潘迪特就安排Isvara Puri休息,尼迈像门徒服务灵性导师一样服务 Isvara Puri。尼迈先给他供奉食物,然后安排休息的地方,现在用芳香油给他按摩。Isvara Puri非常幸运,因为主扮演了他门徒的角色。
第二天尼迈潘迪特又去拜访Isvara Puri,谦卑的请求得到启迪。Isvara Puri 说:“你为什么向我要启迪呢,我可以把生命和灵魂都献给你,怎么只向我要启迪和曼陀罗呢。”尼迈坚持,所以Isvara Puri就启迪了尼迈。接受启迪后,尼迈潘迪特就绕拜Isvara Puri,说:我的一生都奉献给你了,请总是给我你的仁慈,没有你的仁慈我无法培养起对奎师那的爱。Isvara Puri非常感动。两人拥抱,充满情感的哭泣,两人的衣服都被泪水淋湿了。
这时是尼迈一生中非常重要的时刻,从这一刻开始,主将会向众人解释他来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原因。同时他向我训诫,除非我们得到一个灵性导师的启迪,否则潜藏在我们心中的奎师那的爱无法被唤醒。
立即尼迈的学生发现,尼迈的举止完全转变了,以前尼迈潘迪特是一个认真严谨的学者,现在却看见尼迈所表现与主分离的超然的痛苦的极乐征象。回复常态后,他对他的学生说,你们都回家吧,我再也不回家了,我要去马图茹阿,去找我的爱人奎师那。
第二天,尼迈没有告诉任何人就向马图茹阿走去。突然天上有个声音,“现在还不要去马图茹阿,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得回家,回到那瓦兑帕,您是至尊主,你要和您的同游拯救整个世界,您将要在那瓦兑帕发起唱颂圣名的运动,你将会唤醒众人心中对奎师那的爱,派发对奎师那的爱,我们是您的仆人,所以我们要向你提醒您来物质世界的目的,请求您回那瓦兑帕吧,现在是发起齐颂圣名运动的时候了”
于是尼迈又回到了嘎亚,接着和学生们一起回答了那瓦兑帕。自从他从嘎亚回来之后,他始终不断地体会对神首的极乐,从古至今没有人展示过,甚至连纯粹的奉献者们也没见过如此超然的极乐的征兆,这一切都是从启迪那一刻开始,所以主选择了那一刻,开始向世人展示他的真实身份。

问答:
1.[7:59:28] Saibya devi dasi: 请问阿叔:
对于一个初级奉献者除了给祖先供奉帕萨达外,还应该怎样祭奠自己的祖先呢?

2. [7:59:40] chenying: 亲爱的阿叔,请接受我谦卑的顶拜,马上就是主柴坦亚的显现日了,请问主柴坦亚喜欢吃哪些食物呢?谢谢您~

3. [8:00:14] Radha Caran: question from me: why did Nimai express such high symptoms of ecstasy in a place which is only to offer prayers to forefathers and also central to Buddhism?

4. 牧风人 上午8:02
请问阿叔,唱颂圣名是我们这个年代的dhama这出处是来自哪里呢?比如说那一部经典或是什么。因为如果要向别人介绍时有一个理论依据。

博伽梵歌第四章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第四章中奎师那将会解释什么是超然的知识,也就是超越于物质生活的知识。奎师那首先解释了师徒传承的历史BG4.1师徒传承这一个词是parampara,意思是指从一个老师到学生之间知识的交流就像一个链条一样环环相扣。在一亿两千万年前,《博伽梵歌》就开始流传开了。奎师那说,我先把这门知识传给了太阳神维瓦斯万,太阳神又把这门知识传给了人类的始祖玛努。神圣的君王都有责任把这超然的知识传播给众人,因为这样的知识必须从师徒传承那里接受才是完美的。BG4.2由于流传中断了,所以奎师那再次给奎师那讲述《博伽梵歌》。BG4.3要想理解奎师那,要得是奎师那的朋友或奉献者,这样才能理解《博伽梵歌》。经典里的划分,有两类人,一类是奉献者,一类是恶魔,所以一个人要想理解这门科学就得有奉爱之心,因为这不是物质的科学。因为圣帕布帕德是奎师那的奉献者,所以他评注的这本《博伽梵歌》,能够让我们理解博伽梵歌原义。BG4.4阿尔诸那不能明白这门知识如何是从奎师那传授的,太阳神似乎比奎师那先诞生。BG4.5奎师那解释,奎师那可以记住所有生世的活动,但是受制约的灵魂却记不住。BG4.6每一个灵魂在投生时都有一个不同的躯体,但是奎师那的躯体永远是灵性的,内外如一,奎师那的身体永远不会变老。BG4.7-8奎师那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当灵性修行逐渐衰落时,他会出现。奎师那在杜瓦帕尔年代末显现。奎师那来到这个世界,为了保护他的奉献者,杀掉邪恶的人,同时重建宗教原则。奎师那以各种各样的化身显现,奎师那本人就是最原初的主。
BG4.9 谁能了解我显现和活动的超然本质,谁就能在离开躯体后到达我永恒的住所,不再投生于这个物质时间。
BG4.10
我们人生的完美目标就是培养起对奎师那的爱。
什么是物质生活,什么是灵性修行?
物质世界有三样事物阻止我们的灵性生活:1.忽略灵性的生活。2.害怕拥有灵性身份。3.我们因为物质生活的总总挫败,产生了回避的心态。
如何得到灵性生活:1从灵性的联谊开始,接着就会有信心,得到了信心后就会从事奉爱服务,这样的奉爱服务必须在一个灵性导师的指导下进行,之后就会摆脱物质的执着,然后就获得的自我觉悟,并对聆听奎师那越来越感兴趣,能够品尝其中的滋味,接着就能产生出巴瓦——灵性的喜乐,这些都是奎师那知觉的开始阶段。2当我们继续修习,这种巴瓦就变成了普瑞玛——对奎师那的爱。
秘诀就是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去实践这个程序。BG4.11根据我们对奎师那不同的心态,我们可以和奎师那发展出五种关系,每一个关系中都能让我们去从事超然的活动。BG4.12大部分人都希望得到物质收获,因此去崇拜半神人,没有耐心,想马上得到想要的一切。当一个人这么做了后,他会留在这个世界,生生世世。BG4.13为了满足不同的要求,便有了四个社会阶层,但是奎师那从来不是这些社会分类中的任何部分。
BG4.14、4.15不要受活动的束缚,只用去履行自己的职责。
BG4.16什么是活动,什么是不活动。BG4.17活动的错综复杂性很难理解。
BG4.18-24履行职责,不执著结果,就不受活动束缚。当我们从事不带业报的活动时,我们就开始从事为奎师那的服务了,在知识的指导下的活动,也就是一个人出于职责去工作,但他却能免于活动反应,这样一个人因为他是为了取悦奎师那去活动,所以他的活动可以销毁他以前所有的业报。他虽然从事了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却从不纠缠其中,永远不会有好或者坏的业报。他从不会收集多于他物质所需的物质,因此不会有罪恶活动,这时他已经完全融入了灵性生活,再也没有物质的概念。这样的人肯定回归灵性世界,因为他所有的活动都是为主而做的。
BG4.25-30不同的瑜伽师代表了不同的灵性生活层面。三个层面:1.布茹阿曼的崇拜2.帕茹阿玛特玛3.巴嘎万。
BG4.31不做祭祀的人不可能在灵性生活中获得进步,也不会在下一生进步。我们早起,遵循四项基本原则以取悦奎师那,这也是一种祭祀牺牲。
BG4.32-33有各种各样的祭祀活动,在有知识的情况下做祭祀,比奉献拥有的物质财富好。如果能以超然的知识指导活动,这样的活动是最好的。
BG4.34接近一位灵性导师,谦恭的询问,而且要为他服务。(《博伽梵歌》中最重要的诗节之一)这是我们灵性生活中精华的理念。BG4.35我们越多的了解有关至尊主和众生的关系,我们就越能够培养正确的关系。BG 4.36就算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也可了解这门超然的知识。BG 4.37就像火能把木柴燃成灰烬一样,知识之火会把物质活动的报应烧成灰烬。BG 4.38-39再也没有其他活动比从事奉爱服务更让人喜悦了,如果你做了奉爱服务后,会获得至尊的平和。要取得灵性的进步,首先要对玛哈曼陀罗有完全的信心。BG 4.40-41怀疑启示经典、愚昧而无信仰的人,他们无论在今生还是来世都不会取得灵性进步,也不会获得快乐。BG 4.42我已经清楚了你心中的疑惑,拿起武器,作战吧!
下一章奎师那会告诉阿尔诸那如何怀着奎师那意识去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