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达和瓦苏戴瓦会晤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南达和瓦苏戴瓦会晤

尽管奎师那是瓦苏戴瓦和黛瓦克伊的亲生儿子,但康萨的暴力活动所制造的恐怖,使瓦苏戴瓦无法为儿子举行庆祝他出生的典礼。然而,奎师那的养父南达-玛哈茹阿佳却很高兴地举行了庆祝奎师那诞生的典礼。
奎师那降临的第二天,南达-玛哈茹阿佳宣布,雅首达生了个男孩儿。他请来博学的占星家和布茹阿玛纳,主持庆祝孩子诞生的典礼。
按照韦达传统,孩子出生后,占星家会根据孩子的生辰八字和出生时的星象,算出孩子未来的命运;孩子的家人则要在沐浴和精心打扮后,来到孩子和占星家面前,听占星家说出孩子一生的运程。
南达-玛哈茹阿佳和家人穿着盛装,来到孩子出生的地方坐下,占星家就在此地举行庆祝典礼。所有的布茹阿玛纳都聚集在一起,在庆典过程中按仪式要求吟唱吉祥的曼陀。在这个庆典上,他们也崇拜了所有的半神人和家庭的祖先。南达-玛哈茹阿佳把二十万头用布料和装饰品打扮过的母牛,以及用滚着金边的布料和其它装饰品装饰着的堆积如山的谷物,分赠给了在场的布茹阿玛纳。
在物质世界里,我们千方百计地去占有各种财产,有时甚至采用不诚实、不正当的手段。这是敛财的本质。因此,按照韦达教导,人们应该通过把乳牛和金子布施给布茹阿玛纳,来净化这些所得。同样,把谷物作为礼物布施给布茹阿玛纳能净化初生的婴儿。
我们应该了解,物质世界是一个污染了的环境,因此一直生活在其中的我们,必须净化自己的生活,以及拥有的财产和自我本身。我们可以用每天沐浴,里里外外清洁身体,并接受十种净化程序等方法,来净化我们的生存。崇拜至尊主、苦修、布施,可以使我们净化所拥有的财产。因此,我们常常鼓励奉献者们捐款,捐赠文献,布施,传播奎师那知觉等等。这样不仅能净化他们,同时能够使他们从因为积累财富中获得的业报中解脱出来,也能使他们获得资格,在奎师那知觉中获得进步。所以,作为奉献者要非常小心,因为很多时候有人代表奎师那向我们布施,所以我们一定要确保我们的财富用来为奎师那服务。
为了解绝对真理和获得自我觉悟而学习韦达经,可以使我们净化自我。因此,韦达文献中声明:所有的人生下来都是苏朵,只有在接受了净化程序后,才算获得了再生;而学习韦达经,能使人成为维普阿——有学问的人,初步具备了成为布茹阿玛纳的资格;完美地了解绝对真理的人是布茹阿玛纳。布茹阿玛纳进一步臻至完美时,就成了外士那瓦——奉献者。
外士那瓦的地位非常特别,奎师那的奉献者或者外士那瓦的地位高于布茹阿玛纳,一个布茹阿玛纳可能很博学,在很多方面具备资格,可是有可能只是出于善良属性,而纯粹奉献者超越了物质三属性,达到了纯粹善良属性。
在庆典中,所有的布茹阿玛纳聚集在一起吟唱各种韦达曼陀,祈求上天赐给孩子所有的好运。吟唱的内容有许多种,例:古老的历史(苏塔)、王朝的历史(玛格达)、赞美诗(万迪佳)和维茹达瓦丽等。当布茹阿玛纳吟唱各种曼陀和赞歌时,人们在屋外敲锣打鼓,吹起了号角;欢快的声音响彻所有的牧场,家家户户都能听到。南达-玛哈茹阿佳家里里外外的墙上,到处是用米浆画的各种艺术彩图;整座房子,甚至外面的大街小巷上,都用香水喷洒过了;屋里的天花板用花彩和绿叶装饰着;屋顶飘扬着各种旗帜;大门是用绿叶和鲜花做的。所有的母牛、公牛和小牛身上,都被涂上了用姜黄根调制的油,并用红色的氧化物、黄色粘土和锰矿物粉画上各种图案。他们颈戴孔雀羽毛花环和金项链,背披色彩艳丽的布匹。
闻听奎师那的父亲南达-玛哈茹阿佳正举行庆祝儿子诞生的典礼,牧牛郎们欣喜若狂、兴高采烈。他们穿着用昂贵的料子做的衣服,戴着各种耳环、项链和包头巾,带着各种礼物来拜访南达-玛哈茹阿佳。
一旦听到雅首达妈妈生了孩子,所有的牧牛女都欣喜万分。她们换上节日的盛装,身上涂满了各种香喷喷的化妆品。正如莲花粉使莲花呈现出更精致的美,所有的牧牛女都把朱砂粉扑在她们莲花般的面庞上。这些美丽的牧牛女带着各种礼品,很快地赶往南达-玛哈茹阿佳家。
牧牛女们因为体态都极为丰满、沉重,以致不能非常快地走到南达-玛哈茹阿佳的家,但由于热爱奎师那,所以都尽全力地在赶路。他们耳戴珍珠耳环,颈戴悬挂着美丽的金手镯。她们急匆匆地走在石子路上时,身上戴的花环掉下片片花瓣,仿佛天上落下的花雨;各种饰物的摆动,更增添了她们的美。就这样,她们来到南达-雅首达的家,祝福孩子说:“亲爱的孩子,愿你长寿,以保护我们。”在这样祝福新生儿奎师那时,她们把用姜黄粉、油、酸奶、牛奶和水混合成的液体,洒在新生儿奎师那,以及在场的其他人身上。在此吉祥的时刻,优秀的音乐家们奏起了优美的音乐。
我们可以看到韦达文化中庆典的盛大,如此富裕,有那么多奇妙的方面,因此在《圣典博伽瓦谭》中描述灵性世界:说话像唱歌一样,走路像跳舞一样。这一切都非常迷人。就像奎师那具有全然的吸引力一样,他的奉献者也具有全然的吸引力,温达文这块土地也具有全然的吸引力。存在的一切都具有全然的吸引力。
牧牛郎看着牧牛女的欢乐举动异常高兴,作为回应,他们也开始向牧牛女身上抛洒酸奶、牛奶、酥油和水。接着,双方开始互掷黄油。南达-玛哈茹阿佳一边兴高采烈地看牧牛郎和牧牛女的娱乐活动,一边高兴地把各种物品分发给聚集在那里的歌唱家。他们中的有些人在背诵乌帕尼沙德和普然纳中的著名诗篇,有些人在赞美南达-玛哈茹阿佳家里的祖先,有些人则在吟唱甜美的歌曲。南达-玛哈茹阿佳对一切都感到心满意足,因此把乳牛和各种布料、装饰品布施给所有在场的学识渊博的布茹阿玛纳。
以上这段描述使我们注意到:温达文的居民单靠养乳牛,就如此富裕。所有的牧牛郎都是外夏。他们的职责是种庄稼和保护乳牛。从他们的着装打扮和言谈举止能够看出,他们虽然住在一个小小的村落里,但却非常富有。他们拥有如此大量且种类繁多的牛奶制品,以致能豪不吝惜地随意互掷奶油。他们拥有的是牛奶、酸奶、酥油和其它很多种牛奶制品。他们用农产品去换各种珠宝、首饰和华贵的衣服。他们不但拥有所有这一切,而且还能像南达-玛哈茹阿佳那样,毫不吝惜地把它们布施给别人。
在韦达文化中,一个人的财富在于他的土地,奶牛和奶制品,而高楼大厦,纸币等等都不是真正的财富,所有的一切随时可以被业报拿走。世俗的财富来来去去,没人能长久的保持这些东西,这就是为什么韦达文化这么强调去崇拜至尊主,乳牛和布茹阿玛纳。举例,近期在日本发生的大灾难。这种灾害随时都可能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发生,所以我们要随时做好准备,我们随时有可能离开躯体。圣帕布帕德说,没有什么比死亡来的更肯定。因此,我们应该随时做好准备,托庇于奎师那,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后就可以回归首神。如何做到呢?一直沉浸在harinama中,唱颂奎师那的名字。不是只是去实现每天念诵16圈得誓言,要训练自己一直唱颂圣名,如果不是用嘴唇唱颂,要在心里唱颂。当我们念诵时,要非常确保我们在聆听圣名,只有好的聆听,才有好的念诵。
主奎师那的养父南达-玛哈茹阿佳,就这样满足所有到场的人,他谦逊地接待他们,并按每个人的心愿布施。
博学的布茹阿玛纳依靠外夏阶层的布施维持生活。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其它收入。他们在庆祝出生和结婚的典礼上接受礼物。
当南达-玛哈茹阿佳在庆典上崇拜维施努,并尽力满足在场的每个人的心愿时,他心中唯一的希望是:新生儿奎师那能永远幸福、快乐。南达-玛哈茹阿佳不知道这孩子其实是维施努的源头,因此反而祈求主维施努保护他。
尤嘎玛亚把温达文的居民覆盖了,他们从不认为奎师那是神,好不保留的去爱奎师那。
巴拉茹阿玛的母亲柔黑妮-黛薇,是瓦苏戴瓦众多的妻子中最幸运的一位。她离开丈夫,专程来参加南达-玛哈茹阿佳举行的庆祝儿子奎师那出生的典礼。柔黑妮穿着漂亮的礼服,佩戴着花环、项链和其它首饰,穿梭在庆典现场上。
按照韦达传统,妻子在丈夫不在家时,不应该把自己打扮得太漂亮。然而,柔黑妮在丈夫不在身边时,还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参加庆典。
从以上庆典的隆重程度上不难看出,温达文当时在各方面都很富足。由于主奎师那降临在南达王和雅首达王后的家,所以幸运女神施恩惠于温达文,在那里展示了她的富裕。看来,温达文已经成了幸运女神娱乐的场所。
举行过庆祝奎师那诞生的典礼后,南达-玛哈茹阿佳决定去玛图茹阿,给统治者康萨缴纳年税。动身前,他召集村里那些干练的牧牛郎开会,请他们在他不在时照管温达文。
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给了一些有关南达和瓦苏戴瓦的背影:雅杜王朝曾有一个国外Devamīḍha有两个妻子,一个妻子来自于查锤亚家庭,一个妻子来自于外夏家庭。查锤亚妻子生了个儿子叫做sura,外夏妻子生的儿子叫做panjanya,sura 的儿子是瓦苏戴瓦,是查锤亚,panjanya的儿子时南达,是外夏。所以瓦苏戴瓦和南达是表兄,他们有同一个祖父,祖母不同。
南达一到马图茹阿,瓦苏戴瓦就得到了消息。他迫不及待地要求祝贺自己的朋友,于是立刻赶往南达的下榻之处。见到瓦苏戴瓦,南达喜出望外,仿佛恢复了生命。他跳起来拥抱瓦苏戴瓦,热情地款待他,并招呼他入上座。南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正照顾、保护着瓦苏戴瓦的两个儿子,瓦苏戴瓦非常惦念他们,所以焦急地询问有关他们的事情。
巴拉茹阿玛和奎师那都是瓦苏戴瓦的儿子。根据至尊主的安排,巴拉茹阿玛被从瓦苏戴瓦的妻子黛瓦克伊的腹中,转移到他另一个妻子柔黑妮的腹中,而柔黑妮正受到南达的保护。奎师那被瓦苏戴瓦亲自送到雅首达家里,与她的女儿做了对换。南达知道巴拉茹阿玛是瓦苏戴瓦的儿子,却不知道奎师那也是瓦苏戴瓦的儿子。但是,瓦苏戴瓦清楚这一事实,因此关切地询问有关奎师那和巴拉茹阿玛的情况。
瓦苏戴瓦对南达说:“亲爱的兄弟,你年事已高,一直渴望能有个儿子,但总不能如愿。现在,靠至尊主的恩赐,你幸运地得到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儿子。我认为,这对你来说真是太吉祥了。亲爱的朋友,我曾被康萨关押起来,现在刚获释。这对我来说可算是获得了新生。我原以为没有机会再见你,但凭籍神的恩典,我又见到你了。”
瓦苏戴瓦以这种方式间接地表达了自己对奎师那的挂念。奎师那是被悄悄地送到雅首达妈妈的床上的,在举行过庆祝他诞生的隆重典礼后,南达来到了马图茹阿。瓦苏戴瓦非常高兴,于是说自己“获得了新生。”他从未奢望奎师那会活着,因为他其他的儿子都被康萨杀死了。
瓦苏戴瓦继续说:“亲爱的朋友,我们要想生活在一起是很困难的。尽管我们有自己的家庭、亲戚、儿女,但在自然法律的控制下,我们终究要彼此分离。这其中的原因是,众生因为从事各种功利性活动而被迫在地球上投生;他们现在虽然聚在一起,但却保证不了能长久地在一起。每个人都不得不根据自己从事过功利性活动而各行其事,并因而天各一方。这就好比在海上随波浮动的海生植物和浮萍,它们有时聚在一起,有时各奔东西、永难相聚。同样,我们家人有时欢聚一堂,而过些时候却在时间波浪的冲击下被迫分离。”
瓦苏戴瓦所表达饿意思是:虽然自己的妻子黛瓦克伊生了八个儿子,但很不幸,他们都离他而去,就连其中的一个儿子——奎师那也不能留在自己身边。
瓦苏戴瓦深感离别的痛苦,但却不能吐露实情,因此只好对南达说:“请告诉我,温达文的情况好吗?你们有很多动物,他们都快乐吗?供他们吃喝的青草和水都够吗?也请让我知道,你们目前生活的地方是否安宁平静,不受打扰。”瓦苏戴瓦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很担心奎师那的安全。他知道康萨及其随从已经派遣了各种恶魔去杀奎师那。他们已经决定,要把与奎师那同日诞生,以及前后十天内诞生的孩子统统杀死。瓦苏戴瓦极为担心奎师那的安全,所以便询问奎师那目前所居住的地方的安全情况。他还向南达询问了有关巴拉茹阿玛和他母亲柔黑妮的情况,因为南达受他之托在照顾他们。瓦苏戴瓦提醒南达,巴拉茹阿玛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他说:“他一直以为你就是他的亲生父亲。现在,你有了另一个孩子奎师那,我相信你把他们两人照顾得很好。”
瓦苏戴瓦向南达询问有关动物的状况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应该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保护动物,特别是乳牛。瓦苏戴瓦是查锤亚,南达是外夏。保护人民是查锤亚的职责,而保护乳牛是外夏的责任。乳牛和人民同等重要。正如人民应该得到各种各样的保护,乳牛也应该得到全面的保护。
瓦苏戴瓦继续说:坚持宗教原则、发展经济和满足感官需求的活动,都要靠亲属、国家和整个人类之间的相互合作才能进行。
因此,不使自己的同胞和乳牛陷入困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我们应该努力使自己的同胞和动物过上平静、舒适的生活。只有这样,才能轻易地达到坚持宗教原则、发展经济和满足感官需求的目的。
瓦苏戴瓦表达了自己因无力保护妻子黛瓦克伊所生的孩子而感到的难过。他认为,宗教原则、经济发展和感官满足这些活动,他全都没有做到。
南达听了瓦苏戴瓦的话后说:“亲爱的瓦苏戴瓦,残酷的康萨王把你的妻子黛瓦克伊生下的孩子都杀死了,这必然使你悲痛万分。尽管最后一个是女孩儿,康萨无法杀她,但她却进入了天堂星球。亲爱的朋友,不要难过,我们都受制于自己过去从事过的活动。每个人都必须承受以前的所作所为带来的结果。熟悉业报定律的人,是有知识的人。这样的人不管遇到快乐的情况还是痛苦的情况,都不会为之苦恼。”
交谈后,瓦苏戴瓦对南达说:“亲爱的南达,你要是已经向皇室交过税了,就请尽快回家,我想哥库拉可能会有麻烦了。”
南达和瓦苏戴瓦友好地话别后,瓦苏戴瓦返回自己的家,南达和其他来马图茹阿缴纳税金的牧牛郎,也启程回家。
瓦苏戴瓦说到我们由于业报和时间的控制聚在一起,也因为业报和时间的控制而分开。我们奉献者也是这样。我们应该珍视外士那瓦的联谊,因为在奎师那知觉中要想取得进步就是和进步的奉献者联谊,我们非常依靠奉献者的仁慈,我们只有先得到奉献者的仁慈才能得到奎师那的仁慈。因此,我们应该感激和我们联谊的奉献者。当我们的到与年长奉献者联谊时,我们应该尽力去服务他们,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我们要非常爱奉献者,如果连奉献者都不爱,就更不可能爱奎师那。一定不要冒犯外士那瓦,而且总是努力去服务奉献者。可以通过茹帕哥斯瓦米告诉我们的六条原则做到,给予菩萨达摩,接受菩萨达摩,给予礼物,接受礼物,袒露心声,咨询机密。我们在物质世界已经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所以当我们接触奎师那知觉时要十分珍视与奉献者联谊的机会。奎师那会被我们的这种心态所吸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