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师那的显现之二

音频: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下载

视频:点击下载

今天学习奎师那快乐的泉源第三章,奎师那的显现第二部分。
  黛瓦克伊接着祈祷说:“主啊!因此我恳求您,把我从康萨的残酷魔爪中解救出来。我知道您随时准备保护您的仆人,所以向您祈求,请您把我从这可怕的环境中救出去。”
  主在《博伽梵歌》中证实了这一点。他对阿尔诸那保证说:“你可以向世人宣布,我的奉献者永不毁灭。”
  就这样,黛瓦克伊为了获得解救而向主祈祷,但与此同时,她还是表达了慈母之心。她说:“我知道,您的这一超然的形象,只有伟大的圣人在冥想时才能看见。但我还是害怕,因为康萨一旦知道您显现,就会来加害您。因此,我请求您现在暂且隐身,以使我们的肉眼无法看到您。”
  换句话说,黛瓦克伊在请求至尊主装扮成普通婴孩的样子。
  黛瓦克伊接着又说:“我唯一怕我表哥康萨的原因,就是替您担心。马杜苏丹,我的主啊!康萨可能还不知道您已经出手了,所以我请求您掩藏起您四只手分别拿着海螺、飞轮、大头棒和莲花的维施努形象。亲爱的主,在宇宙展示毁灭后,您会把整个宇宙都放进您的腹中,但您现在却处于纯粹的仁慈,显现在我的子宫中。您仅仅为了让您的奉献者高兴而模仿普通人类的活动。这真让我惊讶!”
  听了黛瓦克伊的祷告,至尊主回答说:“亲爱的母亲,在斯瓦阳布瓦.玛努年代,我的父亲瓦苏戴瓦是一位帕佳帕提。他当时叫苏塔帕,而你那是是他的妻子普瑞施妮。那时,布茹阿玛想要增加人口的数量,于是请你们繁衍后代。你们为此控制自己的感官,从事严格的苦修。你和你丈夫通过按瑜伽系统中控制呼吸的程序练习,都变得能够忍受狂风、暴雨和灼热的日晒等物质自然定律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同时,你还遵守了所有的宗教原则。这样做,使你们净化了自己的心灵,控制了物质自然定律的影响。苦修期间,你只吃飘落到地上的树叶,然后意志坚定地克制住性欲;你们崇拜我,期望从我这里获得神奇的祝福。按照半神人的时间计算,你们两人苦修了一万二千年之久。在那段时间里,你们一直全神贯注地想我。当你们做奉爱服务时,当你们总在心中想着我时,我对你们很满意。因此,圣洁的母亲啊!你的心永远是纯洁的。那时,为了满足你们的愿望,我也曾以现在这个形象显现在你们面前问你们,你们的心愿是什么。那时,你们说你们希望我做你们的儿子。你们虽然见到了我,但却没有要求我把你们从物质束缚中解放出来,而是在我的能量影响下,要求我能当你们的儿子。”
  换句话说,主为了在物质世界里显现,特意挑选了苏塔帕和普瑞施妮当他的父母。至尊主每当以人的身份降临时,都必须有父母。因此,他选择苏塔帕和普瑞施妮一直当他的父母。正因为如此,苏塔帕和普瑞施妮无法要求至尊主给他们解脱。
  与怀着爱心为至尊主做超然的爱心服务相比,解脱就不是很重要的了。至尊主可以让普瑞施妮和苏塔帕立刻获得解脱,但他更愿意把他们留在物质世界里,以便他以不同的身份在世上显现时,他们能当他的父母。
  普瑞施妮和苏塔帕获得至尊主的祝福——成为他在人间的父母后,便停止苦修过起夫妻生活,以便生下他们的儿子——至尊人格首神本人。
  不久,普瑞施妮怀孕并生下了一个孩子。至尊主继续对黛瓦克伊和瓦苏戴瓦说:“当时,我的名字是普瑞施妮嘎尔巴。在下一个年代里,你们诞生为阿迪缇和喀夏帕,而我成为你们的儿子乌彭铎。那时我显现的形象就像一个侏儒,所以我的另一个名字是瓦玛纳戴瓦。我给你们的祝福是:我将三次当你们的儿子。我第一次当你们的儿子时名叫普瑞施妮嘎尔巴,而你们的名字是普瑞施妮和苏塔帕;第二次当你们的儿子时叫乌彭铎,而你们叫阿迪缇和喀夏帕。现在,我第三次当你们的儿子,名叫奎师那,而你们叫黛瓦克伊和瓦苏戴瓦。我以维施努的形象显现,是为了让你们相信,我——同一个至尊人格首神,再一次当了你们的儿子。我可以以一个普通孩子的形象显现,但那样,你们就不会相信,在你腹中的我就是至尊人格首神。亲爱的父母亲,你们曾多次把我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养育,对我情深似海、关爱备至。对此,我感到非常满意。我感激你们,并向你们保证:由于你们圆满地完成了你们的使命,这次你们将回归家园,回归首神。我知道你们十分关心我的安全,非常害怕康萨。为此,我请你们立刻带我去哥库拉,把我和雅首达刚生下的女孩调换一下。”
  至尊主对他父母说完这番话,就在他们面前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婴儿的样子,不再说话了。瓦苏戴瓦按至尊人格首神的指示,准备把他带出产房。就在此时,南达的妻子雅首达生下了一个女婴。这个女婴就是尤嘎玛亚——至尊主的内在能量。在主的内在能量尤嘎玛亚的影响下,住在康萨宫殿里的人,特别是门卫,全都睡熟了。尽管门卫用铁链把门都锁上了。但所有的们此刻都开着。外面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可当瓦苏戴瓦把奎师那抱出门时,外面的一切就像在阳光下一样清晰可见。
  《柴坦亚.查瑞塔姆瑞塔》中说:奎师那就像阳光,哪里有奎师那,哪里就没有被比作黑暗的虚幻能量。
  当瓦苏戴瓦带着奎师那向外走时,黑夜的黑暗消失了,监狱中的每一道门都自动敞开着。同时,天空传来隆隆的雷声,大雨倾盆而下。当瓦苏戴瓦带着奎师那在雨中行进时,主蛇沙以蛇的形象显现。他展开自己的头篷,为瓦苏戴瓦遮挡滂沱大雨。
  瓦苏戴瓦来到雅沐娜河岸边,河水咆哮、翻腾,波涛汹涌。但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河水还是给瓦苏戴瓦让出了一条渡河的通道,正如当年主茹阿玛要架桥过海时,巨大的印度洋让路给他一样。就这样,瓦苏戴瓦安然地渡过雅沐娜河到了对岸。他继续朝住在哥库拉的南达.玛哈茹阿佳家走。一路上,他看到牧牛郎们都在熟睡。他利用这个机会,悄悄地进入雅首达的房间,把自己的儿子与雅首达刚生下的女儿掉了个包。做完这一切,瓦苏戴瓦就返回康萨的监狱,悄悄地把女婴放在黛瓦克伊的腿上,自己重新带上手铐、脚镣,以使康萨觉察不出所发生的一切。
  雅首达妈妈知道自己生下了孩子,但因为生产的劳累,她很快就睡熟了;等醒来时,她已想不起自己生下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了。
  对第二章和第三章的解释:
  1.康萨前世叫做Kalanemi,他有六个儿子,分别是:Hamsa, Suvikrama, Kratha, Damana, Ripurmardana 和Krodhahanta。
  他们被命名为六子sad-garbhas或者是 six garbhas。
  六个儿子都非常强有力,精通神秘力量,他们没有和他们的祖父黑冉亚卡西普(Hiranyakasipu)联谊,他们做了极大的苦行去满足主布茹阿玛,布茹阿玛答应给他们任何他们想要的赐福。给他们的祝福是,他们不会被任何半神人、?maha-roga、食人魔Yaksa、Gandharva-pati、 Siddha、Carana 或者是人类杀死。通过他们完美的忏悔苦行,也不会有圣人能够杀死他们。当黑冉亚卡西普知道这个事之后,他对他的孙子非常愤怒,他说你们不和我联谊,却崇拜布茹阿玛得到他的祝福,因此我不在对你们有任何怜爱,尽管你们摆脱了半神人的杀戮,但是我要诅咒你们投生为黛瓦克伊和瓦苏戴瓦的儿子,被你们的父亲康萨所杀。
  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在博伽瓦谭地十篇中也提出了非常有趣的评注。Marici可以被看做心意的化身,Marici的六个儿子代表六种感官的对象:声音,触碰,形象,滋味,气味,思想。黛瓦克伊既然能让奎师那从他的子宫出生,她是奉爱的化身,康萨是恐惧的化身。恐惧可以把我们六种感官对象移除掉,所以康萨杀掉了黛瓦克伊子宫中出生的六个儿子。奎师那普瑞玛由对主的非常认真和专注的服务所代表,只有当感官的对象被清除后,他才会出现在黛瓦克伊的子宫中。阿南塔代表对主服务的化身,他以黛瓦克伊第七个儿子的身份显现,当奎师那显现时象征着普瑞玛巴克提显现。
  2.对于一些人来说,奎师那的诞生是非常神秘的。许多玛图茹啊的居民认为奎师那出生在玛图茹阿,哥库拉的居民认为奎师那出生在哥库拉。在博伽瓦谭中的描述是,奎师那在玛图茹阿康萨的监狱中出生的,然后由瓦苏戴瓦把奎师那带到了哥库拉,将奎师那与雅首达的女儿瑜伽玛亚交换,这该如何理解呢?
  圣典博伽瓦谭第十篇第五章里面描述,当奎师那以南达玛哈茹阿佳儿子的身份诞生时,他举行了各种各样的庆典,安排一个仪式为新生儿庆祝。这个韦达仪式必须在孩子的脐带被剪下后才能进行的,如果奎师那是由瓦苏戴瓦带到南达家中的,那么他又是怎么在这个仪式中割掉脐带的?根据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和其他圣人的评注,奎师那出生在尤嘎玛亚之前,在布茹阿佳之地出生。所以,圣帕布帕德评注,当主维施努奎师那在玛图茹阿出生的同时也在布茹阿佳雅首达家中同时出生,维施瓦纳特·查夸瓦尔提·塔库尔说,在马图茹阿出生的瓦苏戴瓦的儿子和在布茹阿佳出生的南达的儿子以及尤嘎玛亚是同时出生的。当主以瓦苏戴瓦儿子的身份显现时以维施努的形象显现,因为瓦苏戴瓦和黛瓦克伊对奎师那还有敬畏之心,而雅首达以不知道奎师那是神的情况下去爱奎师那的。这就是作为雅首达的儿子和作为黛瓦克伊儿子的奎师那的不同。瓦苏戴瓦奎师那以四只手臂的维施努形象显现,在布茹阿佳出生的奎师那以原初的两臂形象显现。当瓦苏戴瓦和黛瓦克伊请求奎师那显现他原初的两臂形象时,在布茹阿佳出生的原初的奎师那形象注入到了瓦苏戴瓦奎师那的身体内,融合为一。当康萨企图杀掉尤嘎玛亚时,她展现了杜尔嘎女神的形象,她对康萨说至尊人格首神已经在某个地方出生了。牧牛姑娘的歌中也证明了奎师那出生于布茹阿佳之地。舒卡戴瓦·哥斯瓦米为了取悦帕瑞克西特·玛哈茹阿佳,他向帕瑞克西特·玛哈茹阿佳隐瞒奎师那实际上是出生于布茹阿佳之地雅首达母亲的子宫中。但是当舒卡戴瓦·哥斯瓦米以牧牛姑娘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他忘记了这一切,他情不自禁地唱到,“噢!奎师那,您所出生的布茹阿佳之是如此神圣,因此幸运女神总是居住在那个地方,完全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们才保留着自己的生命,我们已经在所有地方找过你了,所以请你在我们面前展现吧!”所以,这就是事实。有关出生的神秘面纱揭开了。主布茹阿玛也肯定了所有圣人所说的话。在他向主奎师那的祷告中,他赞美奎师那是牧牛人国王的儿子。主柴坦亚玛哈帕布在《八训规》的第五节诗中也说,主奎师那是南达之子,nanda-tanuja。舒卡戴瓦·哥斯瓦米在圣典博伽瓦谭第10篇的最后一章说,人们把奎师那看做是黛瓦克伊的儿子。在《奎师那》这本书中,圣帕布帕德说,奉献者们都知道奎师那是南达和雅首达的儿子,虽然奎师那看起来好像是出生在黛瓦克伊的子宫中,实际上他立刻来到了雅首达母亲的怀里。他童年的逍遥时候让南达和雅首达充满了喜悦。这个事实也在瓦苏戴瓦和南达雅首达在库茹之野见面时由瓦苏戴瓦亲自揭示出来,他说奎师那和巴拉茹阿玛是南达和雅首达的儿子。因此,看起来奎师那好像是瓦苏戴瓦的儿子,实际上是南达和雅首达的儿子,或者说奎师那是至尊的无所不在的超灵,他并没有父亲和母亲。无论如何,我们不该认为奎师那的出生与普通孩子的出生相同,他总是超然及超越一切,他总是以自己的内在能量展示自己。
  所以我们一直不断地崇拜在温达文的奎师那。

评论已关闭。